新闻中心

“钢铁链”捆绑中国制造如何成为领跑者

    
    
中国制造多年来一直是中国经济的一个骄傲。凭借成本和规模的优势,中国制造在世界经济舞台上迈动着轻盈的舞步,展示着中国经济的勃勃生机和强大竞争力。但伴随着劳动力成本的升高、人民币升值、原材料的涨价,中国制造的脚步开始变得沉重起来。近期,铁矿石的大幅涨价又使制造业的成本压力雪上加霜。以铁矿石为龙头向下串联起钢铁、家电、汽车等一个环环相扣的钢铁链条。在这个链条捆绑下的制造业又会迈开怎样的舞步呢?“钢铁链”捆绑中国制造如何成为领跑者。
一、铁矿石“锁”住了谁
    6月的广东,遭受着暴雨袭击,记者来到顺德乐从时,也赶上持续下雨。雨水给南方闷热的夏天带来了一丝难得的清凉,但涌上钢材经销商心头的却是一股寒意。面对佛山市顺德区浩日钢材贸易有限公司的杨润坚,记者问:“今天交易了几单?”“都是零零碎碎的。”“跟以前相比,生意没有那么好了?”“肯定了。”“但是我们看外面还挺红火的?”“挺红火?可能是老客户那些吧。”“就是没有办法也得接受这个价格?”“对,那个量也相对进购比较少一点。”
    杨润坚的店一上午还没有一个客户光顾,他告诉记者,珠三角是中国制造业*集中的地区之一,乐从钢铁交易中心位于这个地区的核心区,是珠三角钢材贸易的集散地,这个市场商户多,品种全,几乎珠三角所有的用钢企业都是从这里采购钢材。以前每天钢材的交易量在5万吨左右,虽然眼前的场面还挺热闹,但交易量比起以前少多了。杨润坚告诉记者:“客户反映的那个价钱都是蛮难接受,所以现在也是很难做。”“那你们这些给客户是哪些?他们是做什么的呢?”“哪一样都有,机电、钢结构那些多一点。”
    客户难以接受的原因就是价格涨了,比如杨润坚经营的这种钢板,每吨的价格从1月份的4000多元涨到现在的6000元。作为贸易商,进货价涨了,卖出去的价也跟着涨,只是占用的资金更大了一些。但对于用钢的企业来说,压力比他们要大得多。记者就见到了这样一位客户,他抱怨说:“价格天天有变化。”“今天的价格是多少?”“5500多。”“你感觉天天都在涨,那天天涨的话,你们的压力在哪里?”“在那个成本那里核算,把那个板卖薄一点。”“只有把板卖薄一点?”“嗯,能够用呢就要卖薄一点,不然的话没办法。”“您是做什么的?”“我自己回去做那个门,那些东西的,那些铁门什么东西的。”“那现在是不是要把铁门质量降低了?”“是的,如果客户需要,说这个板就是这样的材料,这样价钱,你能够要就要,不能要拉倒,就没的做。”“以前门可能厚度更厚一点,现在就薄一些,要不就得涨价?”“不涨价,你跟人家说,怎么涨价?”“不能涨价?不能涨价就把那个门做薄?”“是啊。”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若按照65%的上涨幅度粗略计算,钢铁企业每年将为铁矿石多支出84亿美元的成本,而事实上,2008年度全球铁矿石价格谈判已经基本结束,澳大利亚铁矿石价格涨幅达到了96.5%。中国冶金规划研究院副院长李新创表示:“澳大利亚以它铁矿石对亚洲的比较优势,主要是海运比较近,同时量也比较大,想索取更高的价格,应该讲这样做全球铁矿石谈判的格局已经打乱。”
    对于钢材企业来说,则是“高来高去”的打算,铁矿石上涨的大部分成本上升都将通过钢价转嫁给下游企业。5月末,国内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156.86点,同比上涨38.40%。
    记者在乐从了解到,乐从钢铁贸易城4月份销售钢材125万吨,6月份的销售量还不到100万吨,减少了20%。与此同时,不仅现货贸易市场交易没有增加,电子交易也在相对减少,乐从的电子交易平台*长可以做5个月的现货交割,但现在很多企业都不敢在高价位上囤货,无论是贸易商和下游企业都在减少仓储。顺德区乐从钢铁贸易协会会长陈礼豪说:“本来贸易商都可以把那个货放到工厂那里,过一段时间才收钱的。现在呢,因为那个投量,就是投资的资金大了,大了以后呢,现在很多贸易商也不愿意把货拉到工厂那里去,过一段时间再收钱,这样一来呢,工厂的压力就更大。所以现在很多工厂也在,都减了量吧,减了一些量。”
    其实上涨的绝不仅是钢材,几乎所有的原材料价格都在涨。PPI——工业品出厂价格这个名词开始如同CPI一样让大家耳熟能详了,PPI也就是生产资料价格指数,它是由国家统计局通过重点调查和典型调查,对社会再生产中一些重要的生产资料出厂价格进行价格评估,这些生产资料包括石油化工原料、有色金属、黑色金属、建筑材料、纺织原料等,评估后形成的价格指数就是PPI。
    今年以来,PPI指数涨幅不断攀高,2月份同比上涨6.6%,增速创出3年来的新高,而3月份PPI涨幅窜到了8.0%,之后4月份8.1%,5月份8.3%,一路走高。7月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新数据显示,6月份PPI同比上涨8.8%,再次刷新了记录。
    另外,在*新的PPI数据中,上半年涨幅的是原油,大型钢材位居第二,其次是黑色金属冶炼、煤炭开采等。
    而按照经济运行的一般规律,PPI必然向下游传导,时间间隔一般不会超过6个月。以钢材为例,钢材的产业链相当长,钢铁的价格变动必将下游企业的经营产生很大的影响。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罗冰生认为:“由于钢材处于高价位可能对下游持钢材的这些企业,比如机械制造企业、家电、造船、集装箱这些行业,他们也会带来成本上升的影响,这种情况下保持高价位运行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PPI不断上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国际投机资本在原油和粮食市场兴风作浪,美元贬值和国内供求关系失衡,垄断利益集团对铁矿石等重要生产资料价格的操纵等四大因素推高PPI。代表欧洲钢铁生产企业利益的欧洲钢铁工业联盟5月30日发出抗议:大幅提价是国际铁矿石供应市场过于集中的结果;钢铁企业由于提价而增加的成本*终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欧洲乃至全球的钢铁产品价格都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上扬。
    在这些成本上涨压力的影响下,国内工业企业利润已经受到了影响。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10944亿元,同比增长20.9%,比上年同期回落21.2%
    PPI连高,加上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增加等不利因素给制造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些压力也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近期中央、国务院一些主要领导前往我国东部制造业集中的一些地区进行考察调研,实地了解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要想研究PPI对制造业的影响,汽车是一个很好的标本。这轮推动PPI上涨的绝大多数因素我们都可以在汽车身上找到。制造汽车的钢材、橡胶、塑料、金属等材料价格今年都有了大幅上涨,面对众多原料价格的上涨,汽车行业又是怎样表现的呢?
二、进退两难的价格
    什么都在涨价,一贯与涨价无缘的汽车这回也不能例外了。奇瑞和江淮两家自主品牌汽车在4月份相继宣布涨价。奇瑞的QQ、瑞虎和东方之子等多款车型涨价,幅度在1000到3000元。
    奇瑞这轮涨价是以厂家通知经销商的形式实施的,并没有大肆宣传,相比之下江淮显得要大方得多,4月20日,江淮汽车公开宣布旗下宾悦轿车从5月1日起涨价5000元,同时旗下的商用车也上调了价格。北京瑞征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店长康虎告诉记者:“5月份就给我们下达了这么一个涨价一个通知,普遍地涨了两千块钱。”
    近年来,降价一直就是车市的主旋律,涨价的现象从没有真正出现过。然而,这两家企业“敢为涨价先”的行为并未在市场上掀起太大的波澜,更多的汽车企业对于涨价讳莫如深,降价促销仍然随处可见。涨价究竟能不能被市场接受呢?北京北辰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总经理苏晖认为:“从市场真实的反应情况是大部分在降价,造成这个原因呢,我觉得厂家的成本压力确实是大,比如原材料涨价、人工成本涨价、各种社会资源都在涨价,这也是实实在在的。那么,他这个成本压力呢,如果到市场来释放,如果我想通过涨价这种形势来消化,至少从目前的形势,市场不太接受,或者说广大消费者不太接受。”
    俗话说,“买涨不买落”,但这样的场面并没有出现。面对一些企业的涨价行为,消费者表现得十分冷静。“我估计可能还得多少还得跌,因为现在这个也是受这个供求规律的影响。”“*终市场决定它能不能涨,是涨是跌是由市场决定的,不是由它成本决定的,不完全取决于成本,所以说*终我想还是要降的,肯定要降,不会涨的。”
    面对众多的竞争对手,涨价有可能意味着失去已有的市场,汽车厂家只能寻找别的方法化解高成本带来的压力。涨价成了雷声大雨点小的吆喝,而许多消费者对市场上的汽车又有了新的担心。“如果在这种高成本的压力之下,那么涨价是一种必然,如果厂商没有涨,那么势必消费者就会引起一些不断的一种猜测,那么你这个利润,或者你这个成本的高压力是如何摊派的,如何消耗的?这是我们消费者比较关心的一个。我感觉*深就是钢板,你看,原来上回是,我忘了什么车了,就是过去的他一按那个钢板,就比如说这个车,按不动,他说你再又开过来跟这一样牌号的车,一样的,呼扇呼扇的,明显就薄了。”“同样一个品牌,同样一个车型?”“对,对,这是肯定的,这商家他也不容易。”
    曹亚林是北京亚运村一家4S店——北京华日菱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的销售经理,干汽车销售这一行已经6年了,对自己销售的几款车十分了解,可今年以来,细心的小曹发现他们销售的汽车价格虽然没有涨,但车里面的一些细节有了变化。“打个比方,这个车前盖都有个叫隔音棉的这么一个东西,可能成本也没有多少,可能十几个欧元也就这个样子。但是之后再过来的车,这些小的地方可能就把它取消了。这个可能也就是说厂家考虑到这个成本的因素,可能是他控制成本的一个方式,但是对我们来讲呢,他这个进货价格没有变。
    而这种隔音棉的取消,来买车的消费者根本不会知道。“使用的话可能就会觉得发动机的声音大一些,也就是这样,但是在后期我们可能,因为给客户建议的话,你可以加装一个隔音棉,相对来说也是我们利润一个增长点,也算一个汽车装饰。”
    本来应该有的配置现在减少了,小曹告诉记者,5月份以后进来的车,与以前的同一款车相比,除了隔音棉,至少还有5、6处都不一样。“原来这个都是这种亮银色的,可能现在又少了一道工序,就是这种不在塑料上喷漆了,等于又少了一道喷漆的工序,这个按钮原来应该跟内饰是同色的,你看现在都统一采用这种黑色塑料了,他就减了一道工序。就是说因为他如果做这种同色处理的话,可能又要多一道工序,多一道工序的话,可能要多一部分成本,包括里面这个小的地方,原来这边也有一个饮料杯架,可以放一个大的东西,现在也取消了。包括这块还有一些防滑的橡胶垫现在都没有了。原来在这个位置上,有一个这个备胎的支杆,是个铝合金的,可以把它支在这个位置,现在这个东西也取消了,你要是拿备胎的话,你只能说手托着,或者拿个什么东西把它卸下来只能这样,原来它有一个支棍,就像机器盖子上有个支棍,现在这些都取消了。”
    记者注意到,小曹介绍的这款车是进口车,价值大约80多万元,进口车的利润空间比起国产车,尤其是自主品牌的汽车,利润空间要高很多,进口车完全有能力来消化成本上涨的压力,可是却仍然采取了暗涨的手段。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目前在车市,各种暗涨的手段并不少见。北京亚运村北辰汽车市场总经理苏晖说:“*明显的就是厂家商家联合,优惠幅度降低,原来优惠6000元,现在优惠3000元等于实际上就是变相的价格回升了。”网上车市总经理张文娟也表示:“汽车减配的角度呢,可以变相地进行涨价。其次它可以每年不断地推出一些新车,那么来也是达到一个策略涨价的一个目的。”
    根据全国乘用车联席会的*新统计报告预测,从今年开始,每辆车的成本增加1500元到3000元左右。中国汽车业尤其是自主品牌的国产汽车正在遭受一场前所未有的“成本考验”。但是业内也认为,对于汽车行业的高利润,“成本说”不是致命的打击。苏晖表示:“中国的厂家具有授权资格的已经达到三万五千家,还不包括二级代理商,如果都不赚钱,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厂家,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商家,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专卖店的建设。我想它一定是赚钱,只不过在某一个特定时机,赚得多与少,盈利大与小的问题。”
    苏晖认为,原材料涨价影响的是10万元以下的汽车,特别是5万元左右的微车行业,单车利润微薄,涨价的意愿*为强烈。
    但汽车业的整体利润较高,对于10万元以上的汽车来说完全可以消化上涨的成本。另外,人民币升值、油价上涨等因素影响了购车意愿,这些因素还将间接推动汽车价格继续下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国内销售汽车879万辆,而产能已经到达1300万辆。供大于求是这个行业的基本情况。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吕政认为:“我们的下游的产品,往往是像一般的日用消费品、汽车、家用电器,生产能力是过剩的。你想涨的话,由于它的生产是供大于求的,想涨很难涨上去。”
    和利润相当丰厚的汽车不同,在高成本的面前,家电业要承受更大的压力。有人说,家电是制造业中市场化程度的一个行业,激烈的竞争,连年的价格战导致这个行业的利润率不断地降低。早在几年前,张瑞敏就曾经说过:家电的利润已经像刀片一样薄了。而现在,不断推高的原材料价格也成为了悬在中国家电企业头上的一把利刃。
三、“白电”的“黑色”夏季
    空调是一个靠天吃饭的行业,6月的北京,和往年相比热得晚了一些,天气的凉爽对于普通人是一种享受,对于空调的从业者却是一种煎熬。
    祸不单行,北京苏宁电气一家卖场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原材料、天气等不利因素外,空调行业还面临着一个新的难题。“这种就是五级能效的一个产品标签,这是四级的,包括这边这是三级的,二级的,那从目前来看,明年很有可能四、五级这两个等级的能效标识的产品就不允许再上市销售了。”
    空调上都贴有一个能耗标签,能耗标准分为5级,数值越大表示空调耗能也越大,明年2月份国家要强行推出一个新的能效比标准,3级以上能效低的产品,明年将不允许上市销售,厂家迫于库存的压力只能降价抛售。这个现状也得到了生产企业的证实。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俞尧昌告诉记者:“现在整个渠道里面就是一千多万台的库存,绝大部分都是四、五级能效,也就是到了明年肯定要淘汰。所以现在很多企业就是说原来规模很大,大部分都是在生产四、五级能效的这一些的企业,实际上都在抛库存,也就是一定要把它消化掉,今年不消化明年就麻烦,明年还不能上市。”
    高成本亮起的红灯,使得制造业前行的脚步纷纷驻足。和许多家电制造业的同行一样,格兰仕常务副总裁俞尧昌也明显地感受到了库存和成本的双重压力。“今年的压力,作为制造业来说,应该说从我们建厂以来,可以说是*困难的一年。我们过去所有的家电行业在充分竞争过程当中,它的毛利空间本身就很小了,就是说它不足以去消化。那么面对这个问题怎么办?”
    顺德是中国家电业的重要生产基地,这里汇集了格兰仕、美的、科龙、TCL、长虹等众多的家电品牌,而且这些品牌在顺德的生产基地大多以生产空调、冰箱等白电产品为主。这类产品要使用大量的钢材、铜等金属材料,也对PPI持续走高更为敏感。在顺德的燃气热水器生产厂——广东万和新电气有限公司,分管销售的宫培谦调出*近的一份市场报告,这份报告针对全国两千多个零售卖场进行了调研。“那么从这份报告中可以看得见,由于钢材等原材料价格上涨,使生产成本增加,国内燃气、热水器总体市场平均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12.03%,那么达到了每台1602元。”
    产品价格上涨达到12%,而成本上涨的幅度却超过20%。成本涨得多,价格涨得少,多数在PPI煎熬中挺过来的是那些有实力的大企业,而许多中小企业却在一波一波原料上涨的冲击中倒下。宫培谦告诉我们,*近一两年就有数以百计的中小热水器企业因为抵挡不住成本上涨压力而悄然消失了。“有接近两百家企业现在不在了,消亡了,那么这些企业那确实是就被困死了,劳动密集型,或者低附加值,技术含量不是太高,当材料成本发生变化的时候,他们就找不到生存的空间,那么他们才感受到这种困难,这种困局就对他们来说就变得非常的凶猛,非常凶猛。”
    原材料价格上涨并不是中国独有的压力,同时也是世界各国都需要面对的一个考验。同样的压力,反应却不尽相同。比如,作为钢铁生产大国的日本也接受了铁矿石涨价的这个现实,但日本企业就远没有中国企业的反应强烈,原因就在于,今天中国企业遭遇的难题,早在几十年前他们就经历过了。针对原材料成本上涨,许多日本企业都有一整套完善的应对方案。

粤公网安备 32011802010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