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钢铁链”捆绑中国制造如何成为领跑者(续二)

 六、原料的“减法”
    欧阳波,格兰仕(中山)家用电器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在格兰仕工作了8年,专门负责空调技术研发,虽然没有从事采购工作,但原材料价格一有风吹草动,他是知道的。“我们的那个业务部门,可以说是分批地每天每个时刻都过来找我,找我们研发部门,说今天这个价格在涨了,这个小时或者这一天价格在涨了等等。希望就是说给我们找对策,给我们研发部门施加压力,希望我们能找到对应的策略。”
    为了应对原材料涨价的压力,格兰仕刚刚组建了新材料研发中心,欧阳波是这个研发中心的带头人,如何化解原材料上涨的压力,就落到了欧阳波和他们刚组建的这个团队身上。当时急需解决的是塑料的问题。“今年让我感受*深的是塑料,就是我工厂生产室内机所需的塑料件,今年的1月份左右,我们的国际油价,石油价已经突破了一百美元,然后当初它的那个塑料件的价格大概是,我以PP为例,是做到一万一千块钱一吨左右,但是到了现在国际油价已经达到135美元,然后它的那个对应PP的价格已经涨到一万八,所以这个涨幅是非常惊人的。我们供应商也不断地过来跟我们联系,同样反映了同样的一个问题。
    曾斌的塑料厂——佛山市顺德区高怡新塑料公司是格兰仕的原材料供应商之一,塑料价格涨得太快,5月份之后,他就没敢再进货。涨价之前,囤了一些货目前还能维持2个月。“这个就是我们在5月中旬进的一个聚丙烯的单价,一万四千多,但目前为止已经到一万八了,所以一万四我们进了以后,后面的材料就不敢再进了,因为客户要接受,我们才可能下订单来生产。对于这块的话,去年年底的时候,材料的单价才一万一千多。”
    曾斌的塑料厂是塑料的深加工企业,空调室内机的原材料以塑料为主,塑料的成本占到了空调成本的40%左右。曾斌也很担心价格继续涨下去,自己的公司和下游企业同样会陷入高成本的困局。“过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你的材料还是高位,我还是要面临要买这些贵的货。问题是我们现有下游企业到目前不能接受这个价格。”
    刚组建的新材料研发中心把办公室搬到了车间里,从每个生产环节观察发现,塑料车间每个月产生200吨边角料,都以低价卖出了,如果直接把他们运到曾斌的工厂,添加相应的配方生产后,与直接采购原材料的质量没有任何差别,而成本却降低了很多。欧阳波说:“我用这个两百吨的废料去重新加工的话,我可以节省的成本大概是在五千块钱一吨左右。那好了,两百吨的话,等于一个月我可以通过这个废料的处理,我可以为公司节省100万。”
    欧阳波测算了一下,这项研究,摊在每台空调成本上可以降低3块钱,今年他们通过各种这样的研发和改善,使每台空调的成本降低了50元,但由于材料成本上涨,每台空调的成本上涨了120元,还有70元还不足以完全消化成本,因为涨价的原材料多得让他应接不暇。“不单单是这个钢材,还有塑料,还有这个小产品,包括这个纸箱,包括我们的海绵垫,它的成本,它的材料成本都在涨,都在涨,我们的一个纸箱以前7、8元钱一套,到现在已经涨到了10多元了。”
    在家电业曾被称作“价格屠夫”的格兰仕,早年间依靠价格战这把利刃在家电市场确立了微波炉的霸主地位,“低价格”曾经是格兰仕的代名词,但现在这已开始发生转变。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俞尧昌说:“我们现在是调整过来了,就是说要去追求有价值的市场份额,就有价值的市场占有,所以整个现在随着生产要素的通胀以后,我们的经营策略都在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真正的低端这个市场已经打得差不多了,已经打得很透明了,或者说已经无利可图。像这一种的市场里面,我们不愿意再进去了,因为捞不到什么油水。”
    现在格兰仕销售的微波炉中500元以上的中产品占到了60%,而在两年前只有40%。俞尧昌告诉我们,通过多年的努力,格兰仕已经掌握了磁控管等微波炉关键技术,这些技术处于全球水平。“我们的自我配套,包括核心技术都是自己在做,我们的核心技术也开始逐步地向欧美、日韩出口的时候,我们的微波炉已经做到一种天花顶了,就是产业的天花顶。那这个时候,你不是说我们种了一棵树,我们就可以乘凉了,我们现在希望成一片森林。”
七、营销的“加法”
    5月1日,万和热水器的网上商城开业了,作为家电生产企业,厂家自己开办网上销售,这还是**家。网上销售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国内各地的消费者可以通过网上下单,然后由各地的销售商就近配送和安装,货到再付款。“北京东城区毛家湾的,这个就是她提交的电话订单,周小姐她就要求我们先去上门设计。”“像北京这个周小姐,她订的这个室外机如果在北京的一些卖场去买的话,和这个价格有多大的差别?”“要贵1000块钱。这个户外机24升的,是5500元。”“那如果在卖场买的话,在那边要卖到6000多是吗?”“6、700元钱,6800元都不过份。”
    家电一般来说都是通过大卖场来销售,而进入卖场的渠道费相当高也是业界一个不争的事实,万和营销总监宫培谦告诉记者,万和的毛利率是25%,但是营销费用占到了毛利率的15%以上。“尤其是现在整个家电大连锁系统,费用其实是由于竞争得更加激烈,那么这个费用是一年比一年更高。”
    产能过剩、供大于**目前家电业普遍存在的现象,这导致多数厂家都要看卖场的脸色行事,除了原材料上涨,日益增高的营销费用,又不断地加重了企业的成本压力,在这种重压下迫使企业寻找新的销售渠道。宫培谦说:“比方说我们也在国内开一些专卖店,同时也在跟一些家装市场来做一些直接的联系,包括煤气公司,同时我们也在这个叫做网上来做网上商城,总而言之把渠道的长度缩短,这种方式来销售的时候,我们零售价可能在降低,但是事实上可能工厂所获得的这个利润,反过来还比一般的,因为比一般的传统的这种销售模式,利润反过来还会高一些。”
    万和经过测算,网络营销,产品价格比大卖场要便宜10%左右,而对于公司,营销成本和大卖场销售相比较要降低12%。虽然目前网上销售才刚刚开始,还看不出对整个利润的影响,但这无疑是家电业销售渠道的新尝试。宫培谦表示:“高成本下制造企业的困局,其实我认为不是困局,而是带来了一个机会。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从这一年来看,原来从三百多家这个制造业,做我们这个行业的制造业,那么现在降到一百家左右了,那么其实整个品牌集中度在加大。”
    当原料涨价通过一环一环的产业链条传导到制造企业时,他们*希望的是能够把这种成本压力顺势传递给身后的环节,但面对产品供大于求的格局、终端市场的激烈竞争,这种愿望只能是一厢情愿。从长期看,原材料价格将呈现出一个上涨的态势。戴着镣铐跳舞可以说是制造业面临压力的写照。而在这种压力中谁能举重若轻、长袖善舞,谁就将有可能成为新一轮竞争的领跑者。“钢铁链”捆绑中国制造如何成为领跑者(续二)

粤公网安备 32011802010057号